点击关闭

医疗马边-让偏远贫困山区的群众也能享受到大医院的优质医疗服务

  • 时间:

【李嫣否认逛夜店】

2013年前,樂山市2032個行政村中有近500個行政村沒有鄉村醫生,其中絕大部分是偏遠山區。樂山市從2013年起先後舉辦“民族醫士班”和“鄉村醫士班”,由市、縣政府出資,依托樂山職業技術學院和成都中醫葯大學附屬針灸學校聯合辦學,定向為缺乏村醫的行政村免費培養470餘名中專學歷醫學生。這些醫學生畢業後,基本能實現每個行政村配備一名村醫。

馬邊人民醫院內二科迅速為老劉進行了全麻內鏡下食管異物取出術,輓救了他的生命。

近年來,樂山市在貧困地區引進和推廣互聯網遠程會診技術,讓偏遠貧困山區的群眾也能享受到大醫院的優質醫療服務。華西醫院援建了馬邊人民醫院遠程教學與會診系統,近三年來開展遠程教學培訓5300餘人次,實施遠程影像會診8700餘人次。樂山市人民醫院等兩家市屬三級醫院為幫扶的貧困地區醫療機構提供遠程影像、檢驗和病理等診斷服務5萬餘人次。

“是的,腰經常痛得直不起來。”鳥拿媽麻點點頭說。

住院受補助貧困患者自付部分更少23歲的彞族女孩阿裡玉家住樂山市峨邊彞族自治縣金岩鄉俄羅村,屬於深度貧困地區。今年7月1日,她因上腹部疼痛難忍,從峨邊彞族自治縣人民醫院轉入樂山市人民醫院,被診斷為膽囊結石伴有急性膽囊炎。

在此基礎上,樂山市為1660名民族地區無戶籍人員統一辦理臨時醫保卡,實現精準施策無盲區。目前,全市貧困人口城鄉居民醫保參保率達100%。此外,樂山市對貧困人口逐戶分類建檔,實現就診精準識別100%、就醫信息管理100%。樂山市嚴格執行貧困人口“十免四補助”“先診療後結算”“一站式服務”等政策措施,將貧困人口依規轉診至縣域外住院的自付費用控制在10%以內。

大病不出縣優質醫療服務送到家門口不久前,馬邊彞族自治縣人民醫院(簡稱馬邊人民醫院)內鏡室,一名氣息奄奄的貧困患者來就診。患者為77歲的老劉,兩天前吃飯時不小心吞入一塊豬骨頭。內鏡室立刻給老劉做了檢查。CT檢查顯示,老劉的食管異物已壓迫氣管,隨時有窒息的危險。

四川省樂山市位於四川盆地西南部,轄11個縣(市、區),其中貧困縣4個,貧困村259個,建檔立卡貧困人口6.8萬戶,其中因病致貧2.9萬戶。這些貧困村大多位於偏遠山區,交通不便。過去,很多山村缺少村醫,村民患小病需翻山越嶺到鎮上治療;縣醫院醫療服務能力低,群眾患大病,只能跋山涉水乘車去樂山市或者成都市的大醫院診治,費時費錢費力,還耽誤治療。

讓阿裡玉受益的是樂山市的醫療救助扶持工程。

“侄女做膽結石手術,只花600多塊,過去是不敢想的。”阿裡大叔對記者說。7月5日,阿裡玉恢復良好,辦理了出院手續。她本次在樂山市人民醫院治療花費近1.28萬元,根據樂山市健康扶貧政策,她在樂山市人民醫院報銷6283元,在峨邊彞族自治縣衛健局享受民政救助3439元,回到鄉裡享受民政救助2423元,實際只需自付625元,自付比例不到5%。

2016年以前,馬邊人民醫院醫療條件很落後,甚至連消化內鏡檢查的項目都沒有。像老劉這樣的患者都是直接轉到上級醫院治療。

潘志美是樂山市為解決偏遠貧困民族地區村衛生室醫療人才缺乏問題而制定的“民族地區定向培養鄉村醫生”項目的一員。

這種對口幫扶模式被華西醫院稱為“嵌合型醫聯體”。華西醫院對口幫扶專家、馬邊人民醫院院長蔣耀文介紹,華西醫院將自己的管理、專家、技術資源嵌入馬邊人民醫院,實現信息統一與共享、業務統一與共享、管理統一與共享,有效提升馬邊人民醫院的醫院管理能力、學科建設水平以及人才隊伍的醫療服務水平,真正實現由“輸血”到“造血”。

“侄女在人民醫院治療是先診療後付費。”在樂山市人民醫院門診大廳醫保結算精準扶貧綠色通道窗口前,阿裡大叔手裡拿著醫保結算單對記者說,樂山市人民醫院考慮到阿裡玉的家庭經濟困難,給她走了貧困群眾看病綠色通道。由於病情比較緊急,醫院很快給阿裡玉實施了腹腔鏡下膽囊切除手術、腹腔粘連松解術和臍部切口整形修補術,手術很成功。

近年來,樂山市以4個貧困縣為重點,大力推進健康扶貧工作,在強化醫療保障力度、加強基層衛生人才隊伍建設、提升基層醫療服務能力等方面做出了積極探索。這些探索有什麼效果?貧困患者是否從中受益?今年7月初,記者來到樂山市進行了調研採訪。

“血壓有點高,您飲食方面要註意,不要吃太咸,少抽煙。”江明一邊給鳥拿媽麻測血壓,一邊叮囑。

核心閱讀對居住在偏遠山區的貧困群眾來說,交通不便、缺醫少藥的矛盾突出,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怎麼解?四川省樂山市實施醫療救助扶持工程,住院有補助,貧困患者自付費用降低到5%以下;由政府出資定向培養村醫,逐漸在每個村配齊,看小病不用出村了;大醫院對口幫扶縣醫院,優質醫療資源下沉,看大病不用出縣了……病有所醫,正逐漸在山區貧困村得到更好的實現。

後池村位於一個深山山谷中,村民去榮丁鎮需要翻山越嶺,走近一小時的山路。

樂山市建檔立卡貧困城鄉居民的醫保參保費用全額由財政代繳,即省、市、縣三級財政給貧困人口按城鄉居民醫保一檔標準(2019年220元/人)全額代繳。具體來看,四川省級財政補助4個貧困縣(馬邊、峨邊、沐川和金口河)70%,7個非貧困縣50%;樂山市財政補助4個貧困縣和3個區(市中區、五通橋區、沙灣區)剩餘部分的25%,縣級財政承擔剩餘部分的75%;其餘一般縣(夾江、井研、犍為和峨眉山)由縣級財政承擔剩餘部分100%。

“您的腰椎有問題,平時最好不要睡軟床,建議您去醫院拍片子再仔細檢查確定一下。”潘志美給彞族貧困村民鳥拿媽麻檢查腰時說,老人乾農活一輩子,腰椎出現了損傷。

緩解看病難鄉村醫生配得齊留得住7月4日上午,樂山市馬邊彞族自治縣榮丁鎮後池村雨霧矇矇,溪水潺潺。記者跟隨後池村村醫兼家庭醫生潘志美和江明上門給村民看病。

後池村第一書記穆偉介紹,缺醫少藥、因病致貧是後池村貧困的主要原因。貧困村民中有不少患有肺結核、肝病、風濕等慢病,既嚴重影響勞動能力,也影響收入。“隨著村醫潘志美的到來,村民看病難的問題逐步得到解決。”

這些鄉村的村醫工作和生活是否有保障?樂山市委常委、副市長胡強強介紹,從2016年起,樂山市按照村衛生室建設標準(每個村衛生室7萬元),共投入資金4011萬元大力推進村衛生室房屋建設,為村醫工作的開展創造良好條件和環境。“嚴格落實基本藥物制度經費、基本公共衛生均等化服務經費40%下沉補助政策,保障村醫待遇,讓他們願扎根基層,安心在家鄉開展健康教育、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和基本醫療服務工作。”胡強強說。

“以前,有個頭疼腦熱的要去鎮衛生院看病,路太遠,還要花錢坐車去,很不方便。現在,可以去家門口的村衛生室,有時候村醫還上門看病,太方便了。”鳥拿媽麻說。

潘志美是後池村的一名村醫,也是全村1700多人的家庭醫生。她每年的收入近5萬元,如果任務完成得多,可以達到6萬元,在村裡生活很有保障。據瞭解,村醫收入主要來源於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基本藥物經費等補助和村醫、計生信息員考核收入,由其所在鄉鎮的衛生院負責考核和發放。她2017年畢業於成都中醫葯大學“民族醫師班”,先後在縣人民醫院實習6個月、榮丁鎮衛生院實習1年。2018年考取村醫資格證後分配到榮丁鎮後池村衛生室工作,兼任村計生信息員,主要負責本村基本醫療衛生、基本公共衛生等工作。

為進一步解決大病貧困患者看病貴的問題,樂山市先後籌集衛生扶貧救助基金和醫葯愛心基金8500萬元,累計救助16萬餘人次5000萬餘元,實現貧困患者住院(含依規轉診)、慢性病門診維持治療個人支付占比控制在4.7%、5.1%。

馬邊是國家重點扶持的貧困縣,位於四川盆地西南邊緣小涼山區,縣城尚未通高速公路,如果患者通過長途跋涉到樂山市大醫院就診,不僅預約周期長,而且費用高,很可能延誤治療,對於貧困家庭無疑是雪上加霜。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08日13 版)

好在從2016年開始,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派出專家開始對馬邊人民醫院進行對口幫扶,派駐院長、副院長各1名長期駐點馬邊縣人民醫院,安排教授、副教授各1名定期(每月一周)到馬邊人民醫院進行指導。目前,馬邊人民醫院的呼吸內科、心血管內科、兒科均建成四川省縣級醫院臨床重點專科,其他科室診療能力也得到了很大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