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简单40-是说注水剧不能再靠注水圈钱

  • 时间:

【海南突发龙卷风】

所以主管部門不能坐視不理,或者說,主管部門作為行業醫生,是不可以見死不救的。而這頑疾或亂象,又由於關聯細密、系統複雜而特難根治。所以主管部門就一直處於很忙的狀態。頭上長瘡,就擠一擠瘡癤;腳底流膿,就抹一抹膏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蓋沉痾痼疾,不是一味虎狼之藥就可以畢其功於一役的。所以,我們看到“限娛令”“限薪令”雖說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卻也頗有療效,足令熱心觀眾老懷甚慰。

此次擬對劇集集數作出40集上限的限制,相當於一次外科手術。這是一次簡單明瞭的去勢。去勢者雲,是說註水劇不能再靠註水圈錢。一部成本已定的電視劇,剪輯出的集數越多,賣給平臺的錢自然就越多,出品方的收益自然越高。於是往往就塞進諸多無關宏旨、東拉西扯的枝枝蔓蔓。一個圈內著名的例子是,此前《香蜜沉沉燼如霜》生生地將47集的內容拉長到63集。

影視亂象由來已久,一言難盡。虱多不咬,債多不愁,於圈內人而言,大抵是不會太有所謂的,蓋從來如此、法不責眾一向是效果上佳的神藥。但對行業整體來說,其實它類似於西門慶的胡僧藥,一味服食短期狂歡之後難免是暴病身亡。

就藝術創作規律而言,電視劇和電影當然有著不同的敘述方式、不同的節奏要求,但也有許多東西是共通的。此前大賣的《戰狼2》,其編劇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們最害怕的就是觀眾在電影院睡著,這種對觀眾睡著的擔心幾乎成了創作者貫穿始終的一種巨大的焦慮,這倒逼主創人員在全流程反覆打磨,焦慮感最終成就了《戰狼2》。如果電視劇出品方能夠心懷這種無處不在、無時不存的“觀眾視角”,所謂註水劇,就會自動成為一個偽命題。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針對目前國產劇“註水”嚴重的問題,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正在研究相關應對措施,並向行業征求意見,擬對劇集集數作出上限為40集的規定。有數家影視劇製作公司人士證實,這一新規的確正在調研中。

當然了,誰都知道這註定只能是一種美好的願景。急功近利的短視,幾乎普遍存在於諸多行業,對影視業有更高的道德要求無疑是不切實際的,所以才需要主管部門出手整治。眾所周知,註水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劇集品質及觀劇體驗,所以“限集令”還未落地,網上已是一片叫好聲。

規定一個集數上限,相當於有了一個可以量化的管理抓手,也許難免還是有“簡單粗暴”之嫌,但文化市場治理,本來就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也算是摸著石頭過河吧。

有道理嗎?當然有道理。但就註水劇這一現象而言,如果沒有量化的標準,勢必將陷入無休止的爭論,比如對於某一個段落,究竟是否冗餘,難不成還要組織個專家看片會來評判?鑒於每年上萬集的電視劇生產數量,這種不顧管理成本的操作無疑是不現實的。

但也有質疑之聲。比如,有業內人士提出,究竟該如何定義“註水劇”?若以40集為上限,25集的劇本拍成40集,就不算註水嗎?而一些優質劇集,比如《琅琊榜》,遠超40集上限,可見電視劇集數長短並不必然決定其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