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军装部队-李静并没有见过周维华穿50式军装前的模样

  • 时间:

【中秋节】

上次到老人家還是在去年夏天,那天,吳建的母親拉住陳萌的手,和她坐在床上說話。老人把陳萌軍裝上的“配飾”看了又看——姓名牌、資歷章、肩章上的軍銜……老人含著眼淚說:“你穿這身軍裝真精神、真親切,看到你就像看到了兒子。”

那天,不知誰聊起這個話題,大家瞬間打開了話匣子。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套制式服裝誕生於1950年。第二年,19歲的李靜參軍入伍,穿上50式軍服。

在她的記憶中,女兵們冬天還會穿個“大氈筒”(一種及膝長靴),由於號碼不齊又無法調換,很少有人穿著適體,經常走著走著就摔跤。

李靜並沒有見過周維華穿50式軍裝前的模樣。往後的歲月,每當她看到解放戰爭時期的影視作品,她便會想,周維華那時應該和視頻中的官兵一樣吧——戴著“解放帽”,“八一”五角星帽徽閃閃發光。

夢想照進現實,明天並不遙遠。適應戰場需求,是新時代軍服發展的“關鍵詞”。

穿著這身“同款”服裝的兩個人,在照相館前停下腳步。“走之前拍張合影照吧。”男孩提議。女孩默默點頭,白皙的臉龐漾起緋紅。

周敏對這身軍裝的第一印象就是“一身綠,三點紅”——帽徽為全紅的五角星,衣領處佩戴兩個紅色領章。

1979年11月,陳萌的媽媽周敏到了部隊,她穿的就是65式軍服。

有褒獎,亦有期待。19歲的上等兵李健快人快語——“未來軍裝不是‘花架子’,應該實用耐穿好穿,關鍵還需具有實戰功能性。軍人生來為戰勝,能為戰鬥力服務的軍服,才是我們期盼的。”

3個月時間,李靜對周維華的瞭解逐漸加深。來到新疆後,李靜到農學院上學,周維華被分配到部隊衛生部門。生活在同一個小鎮的他們經常見面,兩顆心越走越近。

在65式軍服問世的20年間,中國國力不斷增強,對外交往更加頻繁。品種單一、沒有設計軍銜標識的65式軍服,開始退出歷史舞臺。

如今,像陳萌一樣的年輕軍人,對未來軍裝“走向”格外關註。訓練之餘的休息時間,關於軍裝的話題自然少不了。

1949年,軍委相關部門研究對軍服的標準式樣進行統一。然而受條件所限,即便緊急趕製軍裝,開國大典上的受閱部隊也沒能等來“統一軍服”——那一年,受閱陸軍部隊頭戴鋼盔、身著黃綠色深淺不一的軍裝……

那一年,李靜和周維華結婚了。不過李靜在1954年部隊精簡整編時已經轉業回到蘭州,她始終沒能穿上這身人民軍隊首次實行軍銜制、突破單一服飾體系的軍服。這也成為李靜一生的遺憾。

“紅色領章是縫上去的,洗滌時候容易掉色,每次換洗都要拆領章,再用熱水缸熨平。等衣服曬幹了,再縫上去。”陳萌的父親陳海輝回憶,當年每個軍人都會準備一個針線包,包里珍藏一根紅線,專門綴訂紅領章。

那個時候,受服裝材料生產能力影響,發放的軍服只有概略號型。“穿在身上又肥又大。”李靜回憶,女兵夏天還發過裙裝,翻領黃上衣、藍裙子……

長大後,陳萌時常翻看影集,那些被家人小心珍藏的閃光記憶,深深吸引著她——從黑白照到全彩照,從50式軍服到07式軍服,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到70年後的今天,一家三代人的青春模樣,濃縮在一張張軍裝照里。

今天列裝全軍的07式軍服擁有較多品種。與87式軍服相比,07式軍服首次引入單兵軍服設計理念,讓軍隊軍服迎來歷史性跨越。

小鎮一如往日般寧靜。無論商場、紡織廠還是汽車修理廠,生活在這裡的人們都身著“同款”服裝——草黃色、上衣有翻領、前身4個衣兜,戴著圓頂棉帽。

66年時光匆匆,當年的“女孩”如今已是86歲的老人,依舊筆挺的身板散髮著軍人獨有的氣質。聊起往事,老人笑容慈祥——她叫李靜,是陳萌的姥姥。

如今,已是第76集團軍某旅宣傳科幹事的陳萌,習慣用手中的相機記錄新時代軍人的青春與夢想。

也是在那一年,在醫院工作的周敏,認識了在醫院對麵團部服役的宣傳幹事陳海輝,兩人很快相知相戀。

在她心裡,穿上軍裝是家風的傳承70年,三代人,初心從未改變。

50式軍服只能穿兩季,新疆部隊一般在5月更換夏裝,10月更換冬裝。在新疆部隊服役的大多數時間,李靜都是穿著50式冬裝度過的。後來周維華被派往蘭州執行任務。臨別之際,兩人穿著這身軍裝留影。後來,這張身著50式冬裝的黑白照片,成為兩人共同的幸福見證。

他和戰友最大的願望,就是穿上全軍統一配發的新軍裝

深夜,道路兩側,剛剛結束“魔鬼周”訓練的戰士正在休息。作為旅機關宣傳幹事的陳萌,將鏡頭對準這些熟悉的面孔。為了不影響戰友休息,她關閉了相機閃光燈,調高感光度、調慢快門、增大光圈。

明天的軍服什麼樣?陳萌亦有屬於自己的暢想。

姥姥李靜從小在部隊長大,媽媽周敏也選擇軍營……到了陳萌這一代,在她心裡,穿上軍裝是家風的傳承。

在戰火紛飛的年代,這個願望實現起來並不容易——軍隊人員基數大,配發統一軍裝,對服裝材料、生產保障能力都提出較高要求。

65式軍服整體呈“草綠色”,也被稱為“國防綠”。

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備受矚目。第一時間收看了關於閱兵的各種新聞,陳萌和戰友們對閱兵場上首次亮相的幾款新式軍服,印象格外深刻。

50式冬裝沒有罩衣,外觀上看就是一件棉襖。李靜記得,有一次,一位男戰友在勞動時不慎跌入水潭,泥水滲進棉花里,拆洗特別費勁。

2018年5月,新修訂的內務條令將“軍人非因公外出應當著便服”的規定,修改為“軍人非因公外出可以著軍服,也可以著便服”。

周敏至今記得1987年新軍裝下發時,剛好休假的她跟著姥姥一同回山東老家探親。身著軍裝的她,讓鄉親們投來羡慕的眼光……

至此,軍人身著軍裝外出又成為街頭的一道亮麗風景。在物質生活極大豐富的今天,中國軍人的軍裝形象深入人心,軍裝設計理念更加註重功能性、美觀性,更利於野外駐訓和實戰演練。

1965年軍銜制廢除後,65式軍服出現在人們的視線里。65式軍服配發部隊20年,穿過這身軍裝的軍人,對其都有深深情感和滿滿回憶。

愛情的生長,讓那段日子成為李靜一生難忘的記憶。

當時,陳海輝和戰友們別提多嚮往新式軍裝了。在大家心裡,能看一眼新軍裝也是幸福的。

這是軍服史上的一個轉折點——87式軍服設計多個款式,可較好滿足執行多樣化任務的穿著需求。幹部春秋常服小翻領、系領帶……

對於出生在軍人家庭的陳萌來說,姥爺姥姥、父親母親,長輩們與軍裝的故事,她從小聽到大。

但和1947年入伍的周維華相比,李靜還算是幸運的。那時,50式軍服還沒有下發部隊,人民軍隊還沒有統一的軍服。

皓月當空,陳萌和鏡頭中的演訓官兵一樣都穿著07式叢林迷彩服。這身衣服,是陳萌最喜歡也是穿得最多、最久的。

考慮到生產統一軍服的實際困難,周恩來總理曾作出指示:部隊帽子要統一式樣。就這樣,大名鼎鼎的“解放帽”誕生了。新一代軍帽外觀上為“圓形短檐帽”,材料為“棉平布”,佩戴“八一”紅五星金屬帽徽。

結婚那天,他們特意穿上軍裝拍照軍服的更新換代從未止步。從陳萌的姥姥脫下軍裝到她的媽媽穿上軍裝,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服已從“55式”變為“65式”。

在這位女軍官眼中,軍裝是時尚靚麗的,帶著革命浪漫主義情懷。這一家人對於軍裝的情感,歷經歲月洗禮不曾褪色,也不會改變。

1988年,87式軍服配發部隊。

為了收看盛大閱兵儀式,陳海輝和戰友們一起湊錢,委托連長家人從附近鎮上買來一臺電視機……

新一代軍服出現在1984年的國慶閱兵場上。當年,受閱部隊提前換上85式軍服,這也是85式軍服的首次亮相。

下士周儉眼睛一亮,興奮地說:“閱兵場上的新式軍服帥獃了!穿上這身參加野外駐訓,肯定渾身都是勁兒!”一旁的中士姚強接過話茬:“軍服上的迷彩色塊是漸變色,受閱官兵看起來一個比一個精神。”

2015年,第76集團軍某連連長吳建在高原傘降訓練時突發特情,英勇犧牲。那一年,部隊邀請吳建的家人來連隊看看,作為營區里唯一一名女幹部,陳萌負責陪同安撫吳建的親屬。

穿上這身軍裝,李靜跟隨隊伍踏上奔赴新疆的徵程。她和戰友從山東啟程,一路走走停停,兩個月後到了蘭州,又過了一個月抵達新疆。漫長征程中,李靜認識了比她早5年入伍的軍醫周維華。

從統一軍服到軍銜制恢復,再到軍服系列化、體系化,陳萌一家三代人見證了70年軍服發展滄桑變遷。陳萌有個打算:等到將來新一代軍服列裝部隊時,她一定會穿上那身新軍裝留個影,讓這個家庭關於軍裝的故事延續下去……

從此,吳建的父親母親把她當作親人一樣看待。每隔一兩年,陳萌都會穿著軍裝去吳建家中看望兩位老人。在老人家中,她總能看到桌上擺著吳建的軍裝照。

入伍之初,周維華和戰友最大的願望,就是穿上全軍統一配發的新軍裝。

此刻,李靜戴著花鏡翻看一本紅色影集。一張張她和丈夫周維華在建設新疆時拍攝的老照片,再一次打開回憶的閘門。老人說:“從相識相戀到結婚,我和他最喜歡穿這身50式軍服,它見證了我們的愛情和青春。”

87式換裝前一年,周敏和陳海輝登記結婚了。他們特意穿上新軍裝拍攝結婚照……照片中的他們,笑得很甜。

明天,軍裝的故事一定更精彩這是賀蘭山下一條不起眼的小路——路面坑窪不平,道路兩旁的路燈間隔很遠,平時很難看到車輛途經此地。

2007年,人民軍隊換髮新一代軍裝。這一年,陳萌考上軍校,在她印象里,07式軍裝的夏裙亮眼而特別。這一身她穿了12年的軍裝,給陳萌留下許多青春記憶。

“期待新式軍服,儘快走進普通軍人訓練生活。”陳萌笑著說,那應該是一款符合國際審美標準、具有更多實戰功能的軍服……

陳海輝格外珍視這身軍裝,時常穿上軍裝留影,寄給遠方的家人。“穿軍裝在當年代表著一種時尚、一種榮譽。當年這身軍裝設計新穎,戰友們穿上一個比一個精神!”陳海輝笑著說。

歷史車輪滾滾向前,隨著軍銜制的出現,55式軍服誕生了。

“65式軍褲比較肥大。”周敏笑著回憶,女兵們為了穿著好看,有時會偷偷把褲腿改小幾寸。

1985年,部隊開始換髮85式軍服,周敏對那身冬裝的小立領印象深刻:“大家會在立領內縫一條白領襯,看上去別提多精神了。”